追蹤
絕對地圖理論
關於部落格
青祓大萌中www哥哥好萌ww
  • 539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Alice War 01

第一戰 去你的系統殺必死!

 

 

……我惡狠狠的瞪著眼前笑到飆淚還在地上滾的友人。

「給我閉嘴啦想死是嗎?!」我用尖銳的聲音對那個笑到快死掉的笨蛋大叫。

是的,尖銳的。

 

 

我叫作亞瑟‧柯克蘭,W大學化學系二年級的學生,如同大家所看到的名字一樣,我是個男生。

但是由於現在被我踹到一邊還撞到牆的友人,基爾伯特‧貝什米特的請求,來到這個Alice War的遊戲世界,而在創角色的時候遇到一個起源論GM,不過他人還算不錯(只是言論很詭異又讓人很想扁他),在我即將進入遊戲狀態時,有個貌似是起源論GM的上司,小灣(之後她告訴我的她的名字)出現在我面前,說什麼我是這遊戲的第一億名玩家,所以會有一個隨機的願望。

然後一失足成千古恨,該死的電腦選擇了我現在必須被那個渾蛋基爾笑個半死的命運。

當然我也和小灣說可以不要這個願望嗎,然後她老大說如果一開始就拒絕的話倒是可以,可是現在選都選了,她是不接受退貨的。

我抗議啊這遊戲沒有七天鑑賞期!

所以我只好含著淚一起和這個得知我即將成為女精靈而歡樂不已的GM(她說的)進行我的角色細部調整。

變成女生的我拿我旁邊的小灣說的話來講,超正。

馬的這是怎麼回事啊!男生的我都沒這麼正啊渾蛋!

然後小灣說這是因為她把美化系統的外掛開起來,調到女神等級了。

我說GM可以這麼做嗎?外掛是GM可以碰的嗎?!

比剛剛的我還要再矮個幾公分,金黃色的短髮變成長到腰間的雙馬尾,祖母綠的眼睛似乎比剛剛還要再大上一些,看起來水汪汪的很可愛(靠邀我為什麼會說自己可愛啊!),皮膚也比剛剛還要白,總覺得已經踏上白化人之路了

「可惡超級漂亮的啊!」這話不是我說的,是旁邊心靈受創不少的小灣說的。

「那個可以就這樣嗎?」

「說也是啊,就這樣吧」她已經到了怎樣都可以的狀態了,隨後強打起精神:「那名字也應該改一下吧!」

說也是女生叫亞瑟總覺得怪怪的。

經過一番討論後,我最後決定使用「亞緹絲」這個名字。

「對了對了!都還沒決定你要在哪個大陸誕生呢!那個泡菜蠢蛋連這點事都辦不成我要扣他薪水

嗯!我可以把剛剛的話當作沒聽到喔!後半段的部份!

她將遊戲世界的地圖展開,主要分成兩塊大陸,西方大陸和東方大陸。

「那就西方大陸好了。」

「好的」她將一連串的數字輸入進視窗,最後按下確認,「亞緹絲小姐()!最後告訴您幾點注意事項,一旦創造角色後就無法刪除,遊戲最高等級無上限,凡是死亡就會被傳送回最近的城市回復點且扣等級一等,初始能力數值將由電腦隨機分配,登入遊戲統一都是初心者,職業一共分成六種,有第一次轉職和第二次轉職。而之後的數值將會因為您的表現而不同,假如您常使用物理攻擊,力量就會增加。」

初始能力數值隨機分配啊拜託跟我八字不合的電腦請不要分配給我練什麼都很廢的數值

「妳準備好了嗎?」

「嗯大概吧」話才一說完,我的腳下馬上一空「啊--」

「祝妳順利囉!」最後傳入我耳裡的是小灣的聲音然後後面還夾帶一些奸笑聲。

 

然後我安安穩穩的降落在我估計是新手村的小村子裡。

「嗯先來確認一下數值。」這件事情超級重要!要是數值爛到翻掉我我就打基爾出氣!

打開角色能力數值

 

ID:亞緹絲 種族:精靈 職業:初心者

LV:1 

HP:540 SP:325

力量:4 體質:3 智力:9 精神力:9

靈巧:5 敏捷:4 運氣:8

寵物:無

武器:無

 

好吧!看來這次我沒這麼倒楣嘛!智力9這種頂尖數值可不是人人有的。

關掉數值視窗後,我看了看四周,這個小村子沒什麼人,因為遊戲是昨天開始,大部分的人大概都去打怪練等解任了。

糟糕!我都忘記問笨蛋基爾的ID了!這樣我要怎麼聯絡上他啊

不!這樣說不定才是好的!這樣我就可以不用被他嘲笑!沒錯就是這樣噢耶!

我在自己心中呼喊噢耶時,有個人朝向我走過來。

他也是一個精靈,咖啡色中帶點橘紅的短髮(然後也附加一根呆毛),臉看起來呆呆的很弱,跟我差不多高的男生。

「那、那個請問一下,妳能和我一起練等嗎?」他的聲音聽起來有點可愛,眼角似乎還帶著淚。

「呃其實我也是剛進入遊戲呢,所以還不太了解」這是事實,我連我在哪裡都不知道。

他一聽,馬上漾出像小綿羊一樣的笑容對我說:「我也是喔!那我們可不可以一起去找解說的NPC?」

他都這麼說了我還真是拒絕不下去啊「沒問題,你的名字是?」

「我叫Pasta!」義、義大利麵?!「不過妳可以叫我菲利喔!那是我現實中的名字!」

我死都不會在大街上叫他義大利麵的我死都不要!

「我叫做亞緹絲那我就叫你菲利吧!」我有些無力的回應他。

之後我們走到一個小廣場,那裡有兩三個NPC,好吧!就先找那個穿著黑色斗篷的傢伙吧!

「那個不好意思請問一下,我想要轉職」我拍了拍那傢伙的肩膀,他慢條斯里的轉過來面對我和菲利。

「轉職?那你們想轉哪個職業?」那個人的聲音有些蒼老,他緩慢的丟出問句給我們。

「我要轉成法師。」我這麼回答。

Ve~我要轉成祭司喔!」

然後那個人從頭到腳把我們兩個掃視了一次,然後把旁邊正在悠閒看雲的NPC也叫來。

「法師的轉職負責人是我。」穿著黑斗篷的NPC指向自己,「然後祭司的轉職負責人是他。」接著指向一個穿著白色長袍的金髮男子。

「為了以防萬一,先說說妳的智力和精神力數值吧,要是一個弄不好可是會變成史上最弱法師。」然後說完還搭上一個有點鄙夷的表情,碼的這NPC的個性怎麼這麼爛!

「我的智力和精神力都是9啦!」我沒好氣的回他,碼的我一定要跟小灣抗議這點。

但是當我說出我的數值的那一刻,黑斗篷和白長袍都撐大了雙眼(黑斗篷還順便撐開他的魚尾紋),尤其是黑斗篷,嘴巴開闔開闔的不知道在唸什麼。

倒是一旁的菲利用羨慕的眼神看著我:「亞緹絲好厲害喔!哪像我我的精神力雖然有9,可是智力才4而已

我拍拍他的肩膀,苦笑(還含著淚)地說:「這一切都是用無盡的痛苦換來的,你不要太羨慕

沒錯!無盡的痛苦!我在內心嘶吼著。

突然,有一隻佈滿皺紋和老人斑的手搭住我的肩膀,我瞬間轉了過去,是那個黑斗篷的老人,他用閃亮的眼睛和興奮的語氣對我說:「初始能力就有這麼高,如果好好培養一定會成為當代最強的魔導師的!快!快拜我為師!」

馬的你有病啊我拜個NPC當師父幹啥!

然後那個白長袍看不過去賞了黑斗篷一個拳頭才讓那個半瘋狂狀態的老頭恢復原狀。

黑斗篷(外加頭上一個包)跟我說轉職任務所需要的是黏液蟲的結晶而且要十等,白長袍則是告訴菲利要給他五個蚯蚓的外皮才能幫他轉職。

就在我想要快點離開不想跟這個瘋子糾纏不清時,那個黑斗篷從異次元空間袋拿出一把大概有一百四十幾公分的這東西我該怎麼說呢?

它的頂端有顆白色的菱形狀水晶,接著是顆比白水晶還要大上整整一倍的黑色水晶,水晶的一邊延伸出一只巨大的斧(上面還鑲顆白水晶),而黑水晶的另一邊延伸的竟然是銀色的惡魔翅膀,而和黑水晶連結在一起的則是一支刻滿不明咒文的銀色長杖。

這是什麼?到底是斧頭還是法杖?我無言地看著滿臉雀躍的黑斗篷。

「這把武器叫做鬼羽杖,是把『同步型武器』,只要搭配這把武器,你的等級幾等武器的等級就幾等,越高等加的能力越多!是把比神裝還神的武器!」

我看著眼前閃著亮光的杖「然後咧?你要幹嘛?」

黑色老傢伙二話不說把那把比神還神的武器丟給我,再握住我的手深情款款(嘛我不知道要怎麼形容了就原諒我用這麼恐怖的形容詞吧)的看著我說:「這把杖就給妳!請妳一定要成為當代最強的魔導師!然後把那渾蛋狂戰士給殺到絕種!」

啥?前面我還聽得懂,後面哪個把誰殺到絕種的是什麼?

黑色老傢伙說完就往旁邊角落蹲,然後拿出稻草人和針開始碎碎念加上狂刺稻草人。

我看向旁邊比較正常的白長袍,「這是怎麼回事?」

「這是他跟劍士二轉的狂戰士轉職負責人的恩怨,妳可以不用理他,既然他把那東西給妳,妳就收下吧。」他拍拍我的肩膀要我不要在意,告訴我怎麼把這把大得嚇死人的武器的功能以及轉為水晶模式的方法後還順便跟我們講黏液蟲和蚯蚓要去哪打。

我把已經轉變成水晶模式的武器所化成的手鍊戴在左手後,拉著菲利離開這個再待一秒整個人會瘋掉的廣場。

「吶吶!亞緹絲真的好厲害喔!可以拿到這麼好的武器!」

「我說過了,這一切都是用無盡的痛苦換來的,不要羨慕!」

我們在附近的道具店買了些紅水和藍水就啟程展開我們的轉職之路。

 

「這就是黏液蟲?」我冷眼看著眼前的生物。

「好像是呢」菲利偏著頭也和我一起看著眼前詭異到不行的生物。

黏液蟲,說好聽點是黏液蟲啦!其實根本就只是全身有著詭異液體的超巨大史萊姆吧我靠!

我轉頭問眼前有些懼怕巨大史萊姆的菲利:「你會什麼輔助技嗎?」

「嗯加速術和防禦加強。」

我將鬼羽杖轉換成正常模式(力量+2、智力+10、精神力+5),說真的這玩意的外表和它的重量根本成反比,輕到一個不可思議!「那就幫我施展那兩個術吧!」說完我馬上跑到移動緩慢的史萊姆身旁,將斧頭的那面朝向它,用力一砍--

『噗噗!』←史萊姆發出來的哀號聲

「靠腰啊這什麼聲音!」

一旁的菲利似乎唸完咒語,白色和綠色的光芒壟罩我全身。

【系統提示:加速術施展,敏捷+1。防禦加強施展,體質+2,有效時間為三分鐘】

「三分鐘就綽綽有餘了!」我握緊鬼杖,奮力一躍

 

過了半小時,把結晶和蚯蚓皮收集完畢的我們坐在被我清除完畢大概還要再半小時怪物才會再生的草原上休息。

「呼!真是累死我了!」此時我的等級已經有十一等了,菲利則是升到十等。

順帶一提我的力量增加到6,智力則增加到11,真是夠嗆的我是法師耶加啥力量啊?!

「可能是因為亞緹絲妳剛剛的攻擊大部分都是物理攻擊吧!」菲利這麼說。

這其實是FH的習慣啦因為之前是玩戰士。

我看著包包裡所剩不多的紅藥水,看來是要回村子補充物資了。

「呀啊!」菲利突然尖叫了一聲,臉上寫滿了恐懼指著我身後,「亞、亞緹絲!後、後面啊!」

我轉過頭之後心涼了一大半,卡好咧

一頭比黏液蟲還要大上數十倍的東西出現在我身後不到五十公尺的地方,然後用以他的身體來說理論上絕對辦不到的急速往我們這裡衝過來。

「要命!菲利快跑!」我抓著菲利的手立刻跑了起來。我想這應該是黏液蟲的BOSS版,等級一定也是黏液怪的進化版!

跑!只能跑了!

菲利迅速的在我們倆身上施展加速術,雖然是杯水車薪但有總比沒有好。

我邊跑邊看我的技能欄,能用的只有初級火球術(主動技)和初級水柱術(主動技),我握緊鬼杖,好吧!

我停下腳步把菲利推到一旁並且以腳根為圓心轉身面對黏液蟲BOSS版,菲利在跑了幾步後在不遠處大叫著要我不要跟它打。

但是,距離村子還有一段距離,不管怎麼跑最後我們一定會精疲力盡的被這該死的東西追上然後打死,既然怎樣都死不如拚上他一回!而且我可不能讓菲利被這該死的黏液蟲給打死,祭司是珍貴的懂不懂啊!

「看我的!」我將長杖指向高速移動過來的黏液蟲BOSS,「初級火球術!」

數發火球從白水晶的頂端發射出來,自動朝向黏液蟲BOSS砸去,造成他一些損傷。

「菲利!你先逃啊!」我頭也不回的大叫。

「可、可是

「快走!」

你是我在這個遊戲遇到的第一個伙伴,我不能讓你死在我面前!

黏液蟲BOSS似乎對於我剛剛攻擊他所以很不爽,發出了『噗噗噗』的詭異叫聲,然後張大了我一直以為他沒有的嘴巴對我咆哮。

「你這傢伙!算你有膽識!」右腳一踏,我擺出架勢:「有種給我放馬過來!」

「誰來救人啊!」笨蛋菲利!我不是叫你快跑嗎!

我陸續發動幾次的火球術,而黏液蟲BOSS也向我發射幾次的黏液彈,哇靠真是噁心死了啦!

我看著剛剛被黏液彈擦到而腐蝕掉邊緣的布衣袖子,要命要是直接被打中就死人了!

黏液蟲BOSS似乎覺得溶掉我袖子還不夠,伸出了我以為根本不會出現的觸手往我這邊攻來,靠腰你開外掛啊渾蛋!

【系統提示:加速術時效已到。】

真是屋漏偏逢連夜雨,船遲又遇打頭風!要命!以我現在的速度是絕對躲不過那麼快的觸手的!

正當我緊閉上雙眼準備迎接劇痛和死亡時,一道囂張的聲音傳進我耳裡:「唷!妳很有膽識嘛法師!」

接著是黏液蟲BOSS被打到時會發出的噗噗聲,我慢慢的張開眼睛,看到一個拿著長劍的劍士正在單挑黏液蟲BOSS,而剛剛準備打死我的觸手(複數)則是被砍斷掉在一邊。

菲利哭著跑了過來,「亞緹絲!好可怕啊!」然後激動的抱住我。

我拍拍他的頭安慰他,要命剛剛真的很可怕啊該死的真實度九九!

過了一會兒,那該死的黏液蟲BOSS終於被把我從鬼門關前拉回來的劍士給打爆了。

他將黏在劍上的綠色液體給甩掉之後把劍收回劍鞘,朝著我們走了過來。

「法師加上祭司?沒有劍士嗎?」那人看了看四周這麼問。

有的話我這個法師還會跑到最前面去打嗎白痴!不過基於他是我的救命恩人我也不好說些什麼。

「沒有呢,謝謝你救了我們!」菲利倒是先和他道謝了,不過這個人我怎麼看怎麼眼熟耶

銀白色的短髮加上鮮紅色的雙眼,狂傲不羈的笑容和那揮舞長劍的身手

慢著不會吧不會是那傢伙吧

劍士露出爽朗的笑容繼續說:「你們可以叫本大爺黑鷹,劍士十七等!因為本大爺朋友今天要來玩Alice War所以本大爺才會回來新手村,沒想到會在這地圖碰到你們。」他頓了頓,「對了你們也是從新手村出來的吧?有沒有看到一個金色頭髮綠色眼睛的人?雖然很冷漠但是人很好!」

很好該死!那傢伙在FH的時候也是用黑鷹這名字!絕對是他了啊渾蛋!

「我叫做Pasta!她叫做亞緹絲!」似乎沒有察覺在旁邊冒冷汗的我,菲利想了想搖頭:「沒有呢,我在新手村整天了就只有遇到亞緹絲。」

兩人瞬間轉過來看我。

不要把這件事丟給我啊笨蛋菲利!

「我什麼都不知道。」我咬緊牙根硬是裝作很自然的樣子。

原本以為事情就這樣過去的我還想說上天沒有遺棄我時,程咬金的聲音出現了。

「嗯不過我覺得黑鷹先生剛剛形容的人好像亞緹絲喔!」

我美好的未來都斷送在你手上了義大利麵

那傢伙在我身邊打轉著,從頭髮看到鞋子再從鞋子看到頭髮,然後擊了下掌:「啊!其實在你走我們了之後路德打電話過來說還有三份公文等你簽名喔學生會長。」

「什麼?!還有三份?時間很緊急嗎?需要現在處理呃!」我突然停了下來,冷汗流了我整個背後,慢慢抬起頭嘴角還在抽蓄,看著臉上笑容越來越深的黑鷹

我死了

 

 

「好啦!本大爺不笑了不要再踢本大爺了啦!」

我冷眼看著眼前被我踹到快死掉的黑鷹,不,現在我要改叫他蠢蛋基爾。

「我告訴你!你要是敢把這件事告訴任何一個人,我就會殺了你,把你一路殺回一等!」拿出鬼羽杖,將斧頭的利刃指著他的脖子,「你應該不希望被傳出去說什麼被法師物理攻擊致死吧。」

「本大爺錯了行不行!不要殺本大爺!」

我們現在在新手村的交流廣場,不久前才心不甘情不願的去轉職廣場找黑斗篷和白長袍叫他們幫我和菲利轉職,轉完之後我就像丟破抹布一樣把一直喊著要我當他徒弟的黑斗篷老頭子丟在那邊不管,菲利說要去商店買些補給品就跑掉了,所以現在只剩下我跟基爾伯特。

然後剛剛的場景是我在威脅他不准把我在這遊戲裡是女生的事情告訴任何人,否則就給我等死。

「哼!還不是你害的!都是你要我玩這遊戲!」

「好啦好啦都本大爺的錯行不行?不過亞瑟啊,其實女生的你真的超正的!」基爾正色的說。

我到底是該扁他一拳還是感謝他的讚美呢?

「本大爺是說真的啦!昨天跟今天兩天看下來本大爺還沒看過比你更正的!」

那是因為某GM把我的外貌系統開外掛了。

然後跑去買藥水的菲利小跑步的跑到我們面前,「我回來了!」

「菲利,基爾我是說黑鷹要加入我們喔,你同意嗎?」

「沒問題啊!黑鷹先生是劍士,我們剛好缺個劍士呢!」

「不用加先生啦!不過你的ID不是Pasta嗎?為什麼亞瑟(遭狠瞪)亞緹絲會叫你菲利呢?」

「那是我的真名啦!」

「哦!那為了回報你對我的信任,本大爺也告訴你我的真名吧!」基爾站上噴水池的邊緣,用居高臨下的語氣說:「本大爺叫做基爾伯特!你可以叫我基爾大爺!」

「叫他蠢蛋就好了。」我給他個白眼後這麼對菲利說。

「嗯那我就叫你基爾哥哥吧!」

「我說了叫他蠢蛋就好。」

「欸欸妳不要一直潑我冷水啊!」

「剛剛好而已,畢竟世界上找不到比蠢蛋更適合你的外號。」

Ve…亞緹絲,妳和基爾哥哥在現實世界是朋友嗎?」

我看著天真單純的菲利,緩緩的說:「算吧。」

「欸欸我們明明就已經連不該做的事都做了耶!」

「誰跟你不該做的事都做了啊你這蠢貨還不去死啊快去!我可是男

菲利呆呆的看了我又看了蠢貨(蓋章確認),最後笑著說出讓我快要吐血死的答案:「原來你們是男女朋友啊!」

你是用什麼公式導出這答案的誰跟他男女朋友啊--

基爾頓了下,然後擁住我的肩膀笑著說:「沒錯!我和小亞(靠!)是男女朋友喔!」

『亞瑟,這是最讓人不起疑的方法,難道你想要讓世人都知道你其實是男生的這件事嗎?』做事不經大腦的基爾難得用了密頻跟我說,雖然不知道這跟那個有什麼關係可惡!好啦!

我的大腦做了幾分掙扎後,最後得到妥協這個答案。

「我、我跟這個蠢我跟基爾在現實世界是男女朋友的關係

我在天堂的祖先們,子孫不孝做出這種偽出櫃宣言。

「我就知道!」菲利啊你可知道你那可愛的笑容正用刀子在我的心臟狂刺嗎

 

 

第一戰的末語

 

這次,我不會再讓你受到傷害了。

你的聲音、笑容、身影和那不堪回首的過去都由我來替你承擔吧!

我要成為守護你的騎士!

 

「喂!知道路的還不趕快來帶路!」

「好啦來了來了!」

我來了,我最可愛的公主殿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