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絕對地圖理論
關於部落格
青祓大萌中www哥哥好萌ww
  • 539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Alice War 02

 第二戰 惡霸與夥伴與黑魔狼

 

我和笨蛋基爾兩個人現在在西方大陸的五大城市中的其中之一,夏城裡面閒逛。

身為祭司的菲利因為有事情一個小時(遊戲時間)前就下線了

會來這裡的原因是因為基爾說這裡離新手村最近,而且一路上的怪除了偶爾才會冒出來的BOSS外是沒有什麼威脅性的,真不愧是電玩狂人,才一天就快把這遊戲的底給掀開了。

『我說基爾,你一定要一直牽著我的手嗎』我用密語對從一進城就把我的手握住的基爾抱怨。

『本大爺知道你的意思,可是如果不這樣做憑你的外表你大概已經被包圍起來了。』

這麼說倒是從我們一進城之後好像有來自四面八方的視線射過來,而且我們經過的地方一定會有人掩面大叫:「好帥/正啦!我也要這麼帥/正的男/女朋友!」然後哭跑。

現在的人是有這麼缺女人嗎?

好了!最通俗老套劇情來了!當人人的目光焦點都放在突然出現在街上的主角時,有些眼紅自己不能當主角因為長相太抱歉的惡人就會在這時登場了!

「給我慢著!」

阻擋在我們面前的,是一群長得高大魁梧的應該是獸人的玩家,然後其中一個最高大的獸人站了出來,那把看起來沉重無比的戰斧就這麼被他往地上一插,嗯,入地三分。

「要命,女人留下,至於要女人」然後就暫稱他為惡霸甲吧!惡霸甲只用了單手就將那把入地三分的戰斧舉了起來,對基爾做出挑釁的動作:「就把命給老子留下來!」

『慢著基爾,不要太衝動

也不等我把話說完,那個身體比大腦還快的笨蛋就放開握住我的手,改握住放置在腰間的長劍劍柄。

「妳放心吧」他走上前,將長劍從劍鞘裡拔了出來,然後轉頭過來對我展現出我認識他這麼多年來第一次見識到、狂傲但卻令人安心的帥氣笑容:「我會贏的。」

靠!我沒事臉紅像個小女人一樣幹嘛!該死你這笨蛋這麼帥要死啊!

有人要決鬥,路人不是快閃就是留下來看熱鬧,於是眾人就留了個圈子給他們兩個廝殺用。

『看到這麼帥的本大爺,有沒有愛上本大爺啊?』那個笨蛋突然丟了一句讓原本完美的氣氛瞬間瓦解的密語過來。

『靠你要不要去死!』這蠢人為什麼這麼愛破壞氣氛啊!

『做點反應吧!拿出你學生會長的萬能本事!』

好吧!我才不是為了那個笨蛋呢我是為了我自己!看來只好拿出我在高中時曾經去話劇社代班然後不小心把主角給幹掉自己來做的本事吧!

「可是黑(他堅持不讓我叫他小黑)」帶點哽咽的聲音加上淚眼婆娑的表情,這個,就是情人準備上戰場卻只能看著他的背影離去的悲情坎坷女主角模式!

天上的祖先們,請原諒孫子我的不孝,我已經快變成半個孫女了

看熱鬧的路人們開始傳出:「好對鶼鰈情深的情侶啊!」或「那該死的胖子去死吧阻擋別人的戀情是會被泰山壓頂的!」之類的話語。

好,天時地利人和的優勢已經被製造出來了,蠢蛋基爾你給我爭氣點!

惡霸甲不把觀眾的輿論放在心上,帶著劃破空氣聲音的斧頭就這麼往基爾的脖子砍去。

但基爾那二十五等(來夏城的期間練的)的等級當然也不是練假的,輕輕鬆鬆彎下身就躲過了攻擊,雙方的攻防展開!

我預估那胖子的等級在基爾之上,因為雖然基爾以他的身材優勢進行多次速攻,但都在要砍到他之前被擋了下來,而有這麼魁梧但遲鈍的身體能夠擋下比他嬌小許多的基爾所發動的攻擊,必定是他的敏捷比以速度當作優勢的基爾還要高的關係!

要命!這樣下去對基爾來說,輸,不過是時間上的問題!

『喂!笨蛋!這樣下去你被殺死的機率是百分之兩百萬耶!』

『放心啦!本大爺說過本大爺絕對會勝利的!』

勝你個死人骨頭啊!!!

『不過,本大爺可沒有說會自己一個人打敗他喔!』

啥?』

說時遲那時快,在我和圍觀群眾以為基爾變成一道白光飛走只是遲早的事時,一抹紅色的身影就突兀地出現在打得激烈的兩人中間,一個帶著白金色指虎的拳頭就這麼打在那個認為自己快贏所以笑得很詭異的臉上。

「音爆之拳!」

下一秒,惡霸甲就這麼被打飛出去撞到牆壁,變成白光飛走。

現在是發生什麼事了?

眾人和我都一頭霧水的看著那個亂入這場爭女人()決鬥的人。

她是一名少女,原本沒有束縛的黑色長髮現在用紅色的布條綁成馬尾,初次見面所穿著的粉紅色旗袍也換成東方習武之人會穿的紅色格鬥服,而她現在正在和我在遊戲中的偽男友寒暄。

很好誰可以跟我解釋一下

這個穿著東方大陸職業衣服的遊戲GM會出現在這裡還跟那個笨蛋騎士相約著要去酒館拼酒?!

 

「啊呀!小亞小親親不要這樣嘛!喝一下啦!」

「對啊!就看在我大老遠跑來找你們的份上,喝啦!」

『碰、碰』

「好痛啦

「傲嬌的屬性在近幾年來可說是王道

我用冰點以下的眼神瞪著剛剛被我扁兩拳的酒鬼(複數),看著桌上滿是空酒瓶,我都不知道之前打怪賺的錢夠不夠付帳了

來酒館的路上,基爾和我說小灣和他相識是在三年前,他因為失戀而跑去喝酒打算把自己灌醉,被小灣阻止並且開導他而成為好朋友和好酒友的。

是說笨蛋失戀?他是喜歡哪個女生然後被甩嗎?

結果那傢伙嘴巴像蚌殼一樣死都不跟我說他為什麼失戀。

然後我問了小灣,裝扮明明就是東方大陸的人為什麼會出現在西方大陸,她回答說她開了GM外掛所以瞬移到西方大陸來(不過只能用一次),而且她GM的能力只有在白色空間(也就是創造角色的那個空間)才能夠使用,所以她現在只是個普通玩家。

「好啦說正經的。」小灣甩甩頭試圖讓自己恢復到正常狀態,「亞瑟,你現在有幾等?」

「16等,然後笨蛋基爾有25等。」

「嗯我在這裡告訴你們一個只有公司內部才知道的消息。」跟剛剛嘻笑的表情不同,小灣的臉上充滿了嚴肅的氣息,彷彿寫上了老娘現在沒在開玩笑等字樣。

「啥?」

她看了看四周,確定沒人了之後才把我們拉去圍成一個小圈圈,用超級小聲的音量說:「一個月後,會有一個叫做大競技會的比賽,冠軍隊伍可以得到超高級道具、武器和豐富獎金。」

「什麼?!」基爾大叫了一聲。

「給老娘小聲點!現在我要說的是重點」她深呼吸後接著說:「而大競技會進行的時候我們公司內部也會進行簽賭活動,預測哪一個隊伍會得到冠軍,我加入你們,你們再去找三個人組成六人隊伍去參加比賽,如果真的贏了,我會把我的獎金跟你們五五分,如何?」

所以這根本就是為了錢去打架吧?是說GM可以這樣嗎?

 

好啦!基於同是朋友的份上,我和基爾就答應了小灣的請求。

而大競技會的消息過幾天後就在Alice War中吵得沸沸揚揚的,而且跟其他遊戲的「競技」不同,採的是「攻城戰」!

一回合會有五隊人馬,由綜合數值最高的隊伍當作守城方,其餘作為攻城方,在時間內將潛藏在城堡中的艾莉絲水晶打破的攻城方將是該回合的贏家,而守城方只要在時間內盡力將水晶守住就可成為該回合的勝利方。

真是的這該說它創新還是要稱它亂來的分勝負方式到底是誰創造的啊!

「基爾,後面!」

「喔!好個陰險的東西!」

「基爾先生,小心啊!」

「喔喔!看我的,音爆之拳!」

我們四人現在正在艾爾平原拚命練等,但是距離大競技會只剩下兩個禮拜的時間,我們的隊伍只有一個劍士(42等)、一個法師(38等)、一名祭司(37等)和一名武者(40等),小灣說最好再找到各一名的近距離與遠距離作戰的玩家加入會比較好。

「呼!這樣一來我們隊伍也變強不少了呢!」打了一陣子,平原上面的怪物都被我們秒殺,所以在等怪物的重生時間就變成我們的下午茶時間。

拿起一旁的麵包,我說:「雖然是這樣啦!不過我們隊裡我覺得缺少的是弓箭手!」

小灣邊吃從包包裡拿出來的太陽餅邊同意我的話:「的確!我們現在只有亞緹絲一個遠距離攻擊的法師,我跟基爾是近距離作戰的職業,菲利則是輔助型的祭司,確實是少了個攻敏雙傑的弓箭手。」

菲利則吃著最喜歡的義大利麵說著:「不如去鎮上找夥伴加入?」

「不行不行!別忘了本大爺漂亮的亞緹絲一出現整個區域都會暴動的!」

基爾先生,老子啥時變成你的。

 

過了段時間,我們又開始打起重生完畢的怪物。

「奇幻的妖精在災難慶典幸災樂禍暗之炎,索洛弗塔的祝福!」揮著輕盈的鬼羽杖,成群結隊從半空中向下掉落的著火岩石清掉正要圍攻沒啥攻擊力的祭司菲利。

小灣和基爾則是穿梭在怪物群一面打爆迎面而來的妖獸一面較量看誰打得多。

「真是的~想你女朋友嗎?基爾桑~」小灣邊說邊訕笑。

「哼!亞緹絲永遠與我同在!」

老子不是鬼好嗎誰跟你同在!還有誰是你女朋友啊這不過是欺騙外人的手段!

「咿呀!」在我附近的菲利突然傳出淒厲的叫聲,原本在奮鬥的我們三人不約而同的轉過頭去瞧瞧時,我的心又涼掉了

大概有十幾公尺的魁武身材,寬度大概有十個人的手臂長度,皮毛為深紫色,利刃般的獠牙正對著發抖的菲利咆哮,血紅色的雙眼正目露兇光,四肢的爪子鋒利無比,彷彿下一秒就會被之撕碎般

要是我沒看錯,嗯這玩意兒應該就是近期在夏城的佈告欄所發布的警告通知,被某三個蠢蛋法師所召喚出來、出現在艾爾平原的六十一等黑暗魔狼,我問過小灣為什麼GM不把魔狼消除,小灣說除非發生重大事件,否則GM都是在辦公室喝茶聊天吃糖談天,在管事的沒幾個人。

這就是跨時代的網路遊戲嗎我說!

「欸欸我說我們現在該怎麼辦?」我把這句話丟給跟我有點距離的劍士和武者,而後者馬上以急速跑了過來,「菲利快過來!」還傻在那邊!是準備被吃掉嗎?!

「亞緹絲~救我啊啊啊~」

「好啦!你把小灣和基爾的輔技加一加!然後持續對黑暗屬性的魔狼使出治療術!這樣可以持續的扣他血!」

我看著衝上前的兩人,手中的鬼羽杖發出陣陣的微光,將之揮了兩下我唸著咒語:「機器人缺少心臟,獅子則是缺乏勇氣,幽靈需要的是影子,灼熱之炎,西塔克雅的詛咒!」

微光轉為強烈的白光,形成的六道光束比他們兩個還要快抵達,直接砸在黑暗魔狼的身上,野獸的尖叫呻吟傳遍整個艾爾平原,我想大概連夏城邊緣的人都有聽到。

灼熱之炎的優點就是發動速度快而且攻擊力強大,的確可以造成牠不少的損傷,但缺點就是這招很耗SP,而且冷卻技能需要二十分鐘,是個有點麻煩的魔法技能。

而基爾和小灣也拚命的把看家技能使出來,「爆炎之擊!」「聖十字絕殺!」但是基於我們等級和魔狼還是有差距,除了剛剛的灼熱之炎給了他較大損傷外,其餘都只是零星傷害。

這魔狼距離他被召喚出來已經有五天的時間了,據說在召喚出來的那一天就把當時在艾爾平原上的所有玩家連同召喚他出來的蠢蛋法師一同暗殺,所有人變白光飛回去。

本來想說換地方練,但其他地方不是太遠就是怪物等級太高,而我想應該不會這麼背遇到牠,可見天算不如人算!

而且現在在艾爾平原的玩家大概只有小貓兩三隻,看來是找不到幫手了

我拍拍在一旁邊發抖邊努力對魔狼放治療術的菲利:「幫我加加速術、力量強化和防禦增強。」

「亞緹絲,妳該不會想要?!」

「不這麼做,離灼熱之炎下一次的發動時間還有十五分鐘,我怕小灣跟基爾的體力一旦消耗殆盡,我們就會滅團,既然如此,無論如何我都要試試看!」

「可是亞緹絲,妳是法師啊!就算加上防禦增強被打到還是很危險啊!」

我將鬼羽杖的斧面朝向正在和武者及劍士纏鬥的魔狼,嘴角不禁上揚,「那,只要不被打到就行了!」

 

「基爾桑,這樣下去我們會被作掉然後你美麗的女朋友和可愛的小祭司都會死喔!」小灣邊放技能邊這麼對同樣滿頭大汗的基爾說。

「我知道啦!所以我們要抵擋到最後一刻,直到讓他們兩個都逃走!」

「真是沒出息啊小黑!誰要逃啊!」

突然出現在他們身後的我想必讓他們都嚇了一跳,畢竟法師這種東西就是要在遠遠的地方放黑魔法殺人,史上第一個跑到怪物前面的魔法師的榮冠就由我來戴吧!

我一腳踏上基爾的肩膀,再以由於加速術而暫時增加至三倍的跳躍力跳到魔狼的背上,開玩笑上面還真不是普通的搖晃啊我都快暈車了!

「亞!你在幹什麼快下來啊!」

「我的天啊亞緹絲你不跟菲利先跑還跑到魔狼身上是在幹嘛啊!」

我也很想先跑啊!但我可不想被別人說我是那種丟下同伴逃跑的人呢!

高舉鬼羽杖,陽光照得銀色的杖身閃閃發亮,「去死吧渾蛋!」斧面朝向魔狼的背部,重重的揮下,斧頭有三分之二都進了魔狼的體內,同時斧頭部分也變得比原來的體積還大上個兩三倍,引得他高聲大叫,而我顧不得平衡,抓著杖身大叫:「翱翔吧!鬼羽杖!」

斧頭另一邊的惡魔翅膀在我大叫後一秒瞬間張大至兩倍,還裂成一對的銀色翅膀,開始往魔狼的頭部飛去,而依舊卡在魔狼身上的斧面轉為雙面刃也一路將牠的背劃出一道相當深的傷口,而抓著銀鬼杖的我當然是一起漂浮在空中直往魔狼的頭衝去了。從牠的背部一路殺到頭頂,由於慣性作用我和杖就這樣把魔狼的頭給剖了開來而不是毀容牠,鬼羽杖終於沒有任何依靠物所以就這麼回復到原始狀態,但是現在換我正在往地面上墜落啊!

「救命啊!」要死了快死了!老子一世英名就要因為從半空中墜落摔在地上重傷不治而變白光了飛回去了!

正在我即將迎接上次沒到的死亡時,一個黑色的影子飛了上來,穩妥的抱住了我。

「你這個根本不是法師的法師啊!如果沒有本大爺來救你還真不知道你會怎樣死咧!」

是基爾!噢好吧,讓他救了兩次了呢。

我們穩當的降落到地面,小灣看見我們倆平安無事向我們比個勝利手勢後左腳往後一踏,斜向一邊的身體旁有團光芒,「嚐嚐老娘的必殺技!狂傲鐵之霸!」

接著以武者引以為傲的跳躍力跳到半空中,右拳的光芒來到了最高點的亮度。

賞了個威力十足的絕技給剛剖開的那道怵目驚心的開口,把那隻被我剛剛的捨命一擊傷個重殘還來不及反應的魔狼回到牠該回去的地方。

於是,這個往後被世人所歌頌的魔狼屠殺記在就此刻誕生了

 

「好痛!基爾你小力一點啦!」

「是你要求本大爺這麼做的喔

「可、可是嗚!好痛

「好了好了~慢慢的就不痛了喔~」

欸欸旁邊那個腦袋不正常的想歪了吧你想歪了吧!

我們四人現在在夏城的法師公會所免費提供給法師的冥想間(不過說實在的就只是一間不用錢的客房罷了),由於魔狼的皮膚上有劇毒,所以踏在牠身上的我和赤手空拳給牠最後一擊的小灣都被牠的毒給侵蝕到皮膚,至於我更慘,一雙智力加二的靴子就這樣爆掉了,嚴重的損失啊!雖然把那傢伙幹掉後掉了不少還沒鑑定的寶物。

雖然很帥氣的救了我兩次但是包紮技術可以說是世界倒數第一名的基爾正用他粗魯而且笨拙的方法幫我的腳掌上藥然後纏繃帶,小灣則是由包紮技術世界第一的菲力治療。

平平都是人,怎麼差這麼多?

「痛死了啦你這笨蛋!」

「本大爺好心幫你你還這樣講!」

我不想再跟他吵這話題,轉頭過去把裝著剛剛拚死拚活打到才打到的寶物的布袋拖了過來,一一拿出來看看,順道一提,我在二十等的時候學會了生活技能『實物鑑定』,這樣就不需要花錢去商店裡鑑定,多麼經濟又實惠的技能啊!

「嗯武器不少耶各位!好像有兩三支的樣子!」

一聽到武器這詞,戰鬥狂人小灣和基爾立刻就興奮的看著我即將從袋子裡拿出來的東西。

「這把十字星權杖,智力加四精神力加七,菲利就給你啦!」

我將一把頂端有顆金色的星星和米白色十字架的金色權杖給了臉上滿是笑容的菲利,「哇~這把武器好漂亮喔~」

而小灣一聽到十字星權杖這個名字馬上湊到菲利身邊研究起那把杖,然後跟我們說:「真是太值得了今天這場戰鬥!你們可知道嗎?比起亞緹絲的成長型武器和神裝外,這世界最強的武器是什麼嗎?」

見我們搖搖頭,小灣順著說下去:「即是十字星系列的武器!」

菲利手上那把?」

「沒錯!這把十字星權杖正是十字星系列的其中一把武器!而且當玩家到達某個等級,它的附屬技能就會出現!」

我看向菲利手中那把權杖,突然覺得很奇怪,不過是六十一等的BOSS怪會掉這麼高等的裝備嗎?算了!當賺到好了!而且牠活了五天送一堆人上西天,可能代表他是BOSS中的BOSS

我接著拿出第二件裝備,是對銀白中帶點湛藍色的指虎

其實我覺得那頭魔狼根本就是我們這隊伍的裝備提領機吧?連東方大陸的武器都出現了這是怎麼回事?

最後從袋子裡拿出來的武器是一對的手槍,而且還是十字星系列的十字白金手槍,不過基於我們隊伍並沒有用槍的職業,所以我把它們丟進包包裡,要是之後找到的弓箭手轉職成槍手就給他用。

然後這個時候沒被分到新武器的基爾就開始縮在角落裡唸著他的招牌句:「本大爺一個人也很快樂啦!」

菲利和小灣都用眼神要我去安慰那個中二病末期的笨蛋,兩道視線就這樣逼迫坐在暫時借來的輪椅我來到基爾旁邊。

「你在幹嘛啊?都幾歲了沒分到糖果就在哭嗎?」我不加思索的就用我的腳踹他,然後踹下去才意識到我的腳現在處於受傷狀態「靠好痛!」

原本還在一人樂自閉的基爾一聽到我的哀號聲馬上跳了起來,抓著我的左腳神情慌張的問:「沒事吧?是哪裡傷口又裂開了嗎?」

「沒什麼事啦」我奮力的回到原位,把袋子裡最後一樣寶物拿出來「布包?」

出現在我們四個人八隻眼睛前的是個用顏色為綠色的詭異粗布所包裹起來的東西,眾目睽睽之下我緩慢的將布包打開

「這啥?」

四雙眼睛露出錯愕的神情,出現在我們面前現在被我拿在手上的是個白色的團子物體。

「這東西是什麼?」

Ve…有點像是做麵包的麵糰,但是好像沒有發酵耶~」

基爾拿起一旁的白色瓶子,唸起瓶子上的標籤:「發酵用欸你們說會不會這東西要淋在那團東西上啊?」

我從基爾手上接過那瓶液體,旋開黑色蓋子後傳出一陣像是屍臭味的味道,其他三個傢伙瞬間離開我有三公尺遠,你們這群忘恩負義的傢伙!我閉氣之後將那瓶屍臭味液體倒在被我放在桌上的白色麵糰,在液體接觸到麵糰的同時,詭異的白色麵糰冒出陣陣黑煙,我靠啊這玩意到底是什麼東西啊?!

「亞,你沒事吧?」

「沒事是沒事啦,不過這玩意好像很有問題耶

Ve~不會是什麼有毒氣體吧?」

「可是亞緹絲還活著啊,所以應該不是吧~」

你這渾蛋!

這時,從黑煙中傳出了細碎的哭泣聲,雖然很小但我還是聽到了,基爾把窗戶打開好讓黑煙散去,而當室內的能見度恢復之後

那團白色的東西並沒有變成黑炭,而是冒出了兩顆綠豆大的黑色眼睛以及一道跟現實世界的我有些相像的粗眉毛和正咿咿啊啊不知道在哭還是在說話的嘴巴

「媽啊這什麼鬼!!!」

 

 

第二戰的末語

 

我的力量還是不夠,才讓你必須不顧生命危險奮力一戰

我必須要成為可以保護你的騎士!

 

「基爾,你還在生氣對不對啊?」被我背在身後的你這麼說。

「我要生氣什麼?」故作不知。

「少來!你明明就在介意我剛剛搶了你的鋒頭~」

「再吵的話我把你丟下去喔。」

果然呢,在這個世界上就只有你最了解我了,不過聰明如你說錯了。

我是在對沒能夠保護你的我生氣。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